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楼敏摄影作品

穿越西域戈壁 走进雪域圣地 行摄川西高原 徒步东北雪原 登临南极大陆......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员,2009年被四川省摄影家协会评选为“年度最佳摄影师”。

网易考拉推荐

[冰天雪窖看日落]---走进冰雪西域边陲  

2009-02-20 16:02:25|  分类: [行摄大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进西域冰雪边陲] - 大楼 - 大楼的博客   

 

    走进西域,秋天的丰实,秋天的色彩,足以让游客们目不暇接,我同许许多多摄影爱好者一样,曾经多次在那个金秋时节捕捉灵息的瞬间,尽管在那里留下了万余公里行走的足迹,按动相机的快门达万余次。然而,对西域北部边陲冬天的那份神秘,始终让我魂牵梦系,因此探秘“西域冰雪边陲”一直是我近两年来的向往。

 

    西域北部边陲,一年中七个月处在大雪封山中,漫长而寒冷的冬天,不仅把春夏秋三个季节挤在短短的五个月里,而且大有随时把众多生命无情吞没到严寒中的气势。通往喀纳斯、禾木乡、白哈巴图瓦人村的山路,冬季积雪可达一米之厚,人出人进的唯一交通工具就是马拉雪橇。,从布尔津去禾木乡,百余公里要走上三天。车只能到达冲乎尔乡,然后乘马拉雪橇在路上走上两天,中途必须在石头房子检查站住上一晚。多年来只有极少专业摄影师和探险者勇于挑战那零下20-30度的寒冷,进入这个冰天雪窖

    一天,从一则“旅游新闻”中偶尔得知,09年冬季将举行《喀纳斯冰雪节》,首次对外开放喀纳斯冬季旅游,当地政府针对进山的道路专门投入了铲雪车,基本满足四驱越野车能够勉强通过。因为是首次,仅在喀纳斯湖和禾木乡两个旅游景点具备了简单的食宿接待能力,这让喀纳斯冬季旅游成为了现实。

    于是我向在新疆旅游行业工作的朋友咨询了关于路况、安全、衣食住行、天气和雪质等详细讯息,并委托朋友安排车辆、行程、落实食宿。然后我拨通了南京摄友雍延平的电话,问道:“想不想参加我与喀纳斯冬天的约会……”?对方完全不加思索的回答:“好的!一切听你的安排”。就这样在08年岁暮天寒的时节,我们相约分别从成都和南京飞抵乌鲁木齐市,次日清晨由乌鲁木齐市驱车一路向北,迎着阿勒泰山的风,走进冰雪西域边陲。

[走进西域冰雪边陲] - 大楼 - 大楼的博客

图瓦人的苏尔悠扬 

    从布尔津到禾木乡,短短152公里足足走了6小时,虽说是越野车,但在进入通往禾木乡的那段仅几十公里的山路时,本来就窄的山路显得更加狭窄、坡陡弯急,越野车挂上中四驱在积满雪的路上只能缓慢行驶。

    走进冬天禾木乡,这里早已退去了春的羞涩,迈过了夏的多情、不再是秋天的层林尽染,也不是禾木河滔滔奔流而过的景象了。入冬第一场雪,就把禾木乡从秋天的灿烂繁华变得寂静了,悄悄地披上了冬装,显现出一份从容与淡定。“孟冬寒气至,北风何惨慄”。空气中没有污染,大地没有噪音,只有白雪皑皑的群山和静谧安祥的图瓦村寨。在这个梦幻般的童话世界,不论是日出东山,还是落日余晖,阳光把远处的雪峰映染成金色,山下曾经金黄通透的白桦林已被覆盖的白雪所取代,在阳光照射下蒸发的水气形成薄雾,随意飘绕在林间。

[走进西域冰雪边陲] - 大楼 - 大楼的博客

[走进西域冰雪边陲] - 大楼 - 大楼的博客

[走进西域冰雪边陲] - 大楼 - 大楼的博客

[走进西域冰雪边陲] - 大楼 - 大楼的博客

[走进西域冰雪边陲] - 大楼 - 大楼的博客

[走进西域冰雪边陲] - 大楼 - 大楼的博客

[走进西域冰雪边陲] - 大楼 - 大楼的博客

[走进西域冰雪边陲] - 大楼 - 大楼的博客

[走进西域冰雪边陲] - 大楼 - 大楼的博客

    往日滔滔奔流而过禾木河,在寒冬来临后凝结了厚厚冰,流水在冰缝中挣扎,冒着热气静静的流淌;往日繁忙和喧嚷的禾木桥也被皑皑白雪覆盖,在风雪中显得有些孤寂。偶而有拉着雪橇的马蹄哒哒声从木桥上传来,抬眼望去桥头两端的牌坊在阳光和雪山的衬托下,傲然挺立在冰雪之上,是那么坚毅。这般宁静让我放轻脚步,轻轻走过木桥,深怕惊动了这片安宁。

    整个图瓦人村静静的沉睡在四周雪山的怀抱中。当地图瓦人牧民在这漫长的冬季,大多数人随秋季转场迁徙到了山下较暖和的地方,只有极少数人留守在村寨,他们把自己窝居在家中,苦熬漫漫的冬日。阳光斜射在空空的牧栅栏上,在雪地留下整齐的光影。小木屋依恋在洁白的雪野,倒“V”字型的屋顶铺满了厚厚一层雪,一夜积雪封堵在门前,晶莹的冰锥挂在屋檐上,烟囱冒出袅袅炊烟在宁静中升起,慢慢散开,随风飘去。

    在禾木乡摄影,天是冷的,心却是热的。除了连续几天不洗脸不洗脚外,不用起早贪黑,下午四点拍日落,早早就封镜回到温暖的小木屋,围着火炉吃肉、喝酒。在月光下伴着依稀传来的狼嚎声睡觉,晚上出门“野解”要先透过窗户观察月光下有没有发光绿眼睛。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半,太阳才懒懒的爬上山顶。北方冬天的太阳不等正顶当头就日落西山了,光线始终保持斜射,寒冷使天空格外明朗,我在阳光下伴着风,踩着雪,望着纯净的天空,徒步在雪野, 用相机尽情地捕捉来自心灵的感触。在寒风中聆听“苏尔”悠扬地在雪山原野中飘荡……

[走进西域冰雪边陲] - 大楼 - 大楼的博客

 

[走进西域冰雪边陲] - 大楼 - 大楼的博客

 

喀纳斯的洁白世界

    又是一个阳光的早晨,我们离开禾木乡直奔喀纳斯,120公里的积雪山路差多走了一天。

    入冬的寒风吹落了喀纳斯的五彩缤纷,少了往日游客的喧嚣,整个喀纳斯和禾木乡只有我和我的同伴扛着相机悄然而至喀纳斯的冬天静得出奇,山野里一片洁白。大自然真是奇妙,大雪飞舞过后,秋色顿时荡然无存,完全被冰雪封盖的大山森林和草原格外美妙圣洁。“月亮湾”的美丽依存,两只仙人大脚已不知去向,仅留下一双白色的雪靴。“卧龙湾”披上洁白的盛装,已经看不出“龙”的形态,似乎进入了冬眠,失去了往日的生机和喧闹。“神仙湾”和“鸭择湖”湖面上大部分被薄冰覆盖,冰湖上残存着几条水道形成涓涓清澈的小溪,蜿蜒而去,日光下水蒸气形成的轻雾环绕山间,给喀纳斯河曾添了几分梦幻和神秘。

[走进西域冰雪边陲] - 大楼 - 大楼的博客

 

[走进西域冰雪边陲] - 大楼 - 大楼的博客

 

[走进西域冰雪边陲] - 大楼 - 大楼的博客

 

[走进西域冰雪边陲] - 大楼 - 大楼的博客

    如果说秋天的喀纳斯河层林尽染,金黄通透,酷似重彩油画。那么冬天那条结满冰的喀纳斯河,在阿勒泰山中划出了最美妙的一道曲线,似中国水墨画的自然而又夸张的神笔之作。

    喀纳斯保持着最完整的图瓦人民族传统。一栋栋的小木屋与雪峰、森林、雪地、蓝天白云构成了独特的人文自然风光。用“好看不如素打扮”来形容这里非常适宜,喀纳斯的冬季在褪去了秋日的浓妆艳抹后,回归了她的原始与宁静。走在喀纳斯图瓦人村,远处依稀传来几声狗叫,看着雪野里奔跑的马拉雪橇、炊烟从木屋冉冉升起,随风飘去,一切是那么沉静而又漫长……

    喀纳斯壮阔的雪原林海、漫山的雾凇、淳朴的民俗、纯洁的世界,无一不令我们神往。在这里天堂与人间仅仅是一字之差,我所能做到的仅仅是:通过相机建立起我与冰雪世界的勾通,那怕在零下30度“寒风吹我骨,严霜切我肌”的环境下;那怕寒风呼啸中伴着野狼嚎叫,我始终保持着摄影创作的一腔热情。

 

喀纳斯,我一次次接近她,

在秋天最远的那一抹暮蔼,

在冬天最冷的那一个早晨,

我期盼下次与春天的约会,

天堂很远,喀纳斯却很近。
  评论这张
 
阅读(51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